声音的魔力

2016-08-26 07:33|作者: 肉孜·古力巴依 译/苏德新|编辑:田炯阳

你瞧,这正是我每天在电话里听到的声音。我旋即头晕目眩,眼前发黑。也听不到在场人们嘲讽的笑声。在我面前,仿佛凝固着古丽娜孜似笑非笑地注视我的脸庞。

  下班还有半个小时,可我感觉如坐针毡。仿佛将要发生一个与命运有关的重大变故,或者有关我个人的重大私密即将被人窃走似的,整个身体隐隐约约地哆嗦起来。瞬间情感将我的思绪搭乘上回忆的小舟,带进浩瀚大海中的一个花园。花园中鲜花争奇斗艳,溢满芳香。那花园的美丽和各色花卉的妖艳,与世上最美的花园相比,也会黯淡无光,大为逊色。哦!世上竟有如此美丽的花园?!


  我刚进花园大门,古丽叶仙女般从盛开的花丛中出来,笑盈盈地朝我走来。我犹豫了一下。可一股热流风一样融化了我的整个躯体。我又一次鼓起勇气,注视着她。她那浓浓的睫毛下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用笔描过的弯月眉,漂亮的棱鼻梁,含苞欲放的樱桃嘴,十六条长辫子,清脆悦耳的声音,这一切说明她是世上绝美的美人儿。哦!世上竟有如此美人儿?!倘若能与她共度一生,为我何尝不是最最大的幸福?


  哐当哐当的关门声,打断了我思绪的线。我一看,办公室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一看表,只剩下十分钟。在这三十分钟里,我不是约好与她交谈吗?我一个人在办公室,对我来说,不是很好的机会吗?与她毫无顾忌地交谈,可以尽情地向她倾吐我的衷肠。我带着一种焦躁、胆怯、希冀的心情,拿起话筒,随着话筒里传来古丽叶悦耳的声音,仿佛一股特别亲切的暖流传偏全身。我旋即变得语无伦次,吞吞吐吐,额头浸出汗珠。她那悦耳的声音仿佛征服了我的所有感官,仿佛自己完全消失了一样。


  “嘿嘿,咋不说话呀?你到是说呀?”


  随着这动听的声音,我似乎恢复了神智,眼前似乎晃动着一个无法形容的美丽无比的倩影。


  “不不,我在说,是你的声音,使我整个身心沉浸在你甜蜜的情思之中。”


  “真有意思,你想说什么?”


  “是这样的,明天我叫了几个朋友到家里去,你也到我家去吧?”我说。我用一种恳求的声音。


  “你请我当然要去呀!”


  初次邀请竟如此容易得到回答,使我始料不及,激动不已。


  我竟然兴奋地滔滔不绝,“明天十点钟我等你,我家住在帕米尔路35号,你准时来吧,再见!”我恋恋不舍地放下话筒。我当然知道,与这个陌生姑娘初次通话,不能说多余的话。明天我们就会见面,她没拒绝我的邀请,看来她对我已经有那么点意思了!


  半年来,虽然一次也没见过那个声音悦耳的人的面,但她声音的魔力——从她声音所描绘的美貌已经深入我的心灵。自从她向我介绍了她的名字叫古丽叶以来,每天上千次地重复着这个名字。这不,今天终于可以欣赏到你悦耳声音和你的美貌了……


  我刚想走出办公室,就听到轻轻的敲门声。随着一声“请进”的声音,古丽娜孜进来了。一见古丽娜孜进来,我有些许慌乱,赶紧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脸上推出了笑容。


  “请进,古丽娜孜,我正要找你,你就来了,”我对她说。古丽娜孜白皙的脸庞立刻红得像朝霞。她脸上仿佛有一种甜蜜的情感闪电般闪过,旋即低下了头。也许我说的那句“我正要找你”的话,让她觉得有些奇怪吧。


  古丽娜孜从小学到师范毕业,我俩都是同学。参加工作后,我们的来往更加密切,埋藏在我俩心灵深处爱情的种子开始萌芽。每次相遇,我们都热谈工作、学习、生活和未来。可眼下情况不同,我在企图拒绝一个站在我面前的、经过多年考验的、我们相互理解的姑娘。


  不知我这巨大的仇恨从何而来?因为那个声音所描绘的、美貌的姑娘,深入我脑子里的每一条神经;所以对站在我面前这个善良的姑娘,我将毫无顾忌地拒绝了她,我们久久地默默无语地对视着。至今我们之间这种沉默还是头一次。


  古丽娜孜终于打破沉默,有些诧异地道:


  “你在这发什么愣?看样子你好像遇到什么难处了吧?我们也不是陌生人,你有什么事尽管对我说,只要我能帮上忙,我一定尽力帮忙,”她说。从古丽娜孜这句话中,可以看出她心里隐藏着坚定的信心和坚强的决心。


  “不,古丽娜孜,我对你什么也不隐瞒,我有件重要的事情几次想对你说,可不知咋的说不出口来。总想着你会生气的,所以不敢当面对你说。


  虽然我们这次交谈很随便,但有一种隐形的力量在压迫着我。古丽娜孜没有发现这些。也许古丽娜孜看到了我脸色的变化,以及我受折磨的情形,他十分真诚地说:


  “翟布尔江, 别折磨自己,只要你高兴,我绝不会生气的,”她说。古丽娜孜的声音越来越低,最后说的话勉强能听到。


  “古丽娜孜,你是我的同学,我工作中的事情经常跟你商量着干。当然有关我生活中的这件大事,更不能瞒着你,”我直截了当地对她说。


  “我会全力帮助你,”古丽娜孜坦率地说。


  “我想与古丽叶成家,明天见面,定我们结婚的日子,”我难为情地对她说。


  “喔,竟有这等事,”古丽娜孜这话从嘴里说得越快,脸色也变得越苍白。如果她没有惊人的勇气,她可能早就大哭一场了。古丽娜孜除了瞬间的脸色变化,好像没发生任何事情似的,她马上控制住了自己。她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


  “古丽叶是谁?”她轻声问我。我便急忙给她解释。“她是个非常漂亮,非常善良的姑娘,我准备明天跟她见面,她悦耳的声音我每天能听到几十次……”古丽娜孜注意听着我说的话。从她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来。我期盼,她千万别生气。因为,她是一个很有教养的姑娘。我最后对她说了明天我们见面的时间、地点和邀请的客人。她望着窗口,忧郁的眼睛一下盯向了我。


  “翟布尔江,明天我也作为客人去你家可以吗?”


  “哦,古丽娜孜,是何原因,让我逼着你提出这样的邀请呢?”谁不知道,作为一个姑娘,很难开口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想向她炫耀那个美女,当然她会佩服我的眼力”的念头在我脑子里闪电般闪过。并匆匆征得她的同意。


  “那你准时来吧,关心关心同学的爱情,”我趾高气扬地说。


  “可以,再见,翟布尔江,”古丽娜孜面带惶惶的神色,匆匆迈步走出办公室,我便赶紧溜回了家。


  家人看到我欣喜若狂的样子,惊叹不已。我简单地给他们说了说明天邀请的客人。家人看到我这么兴奋,都以为我请的客人一定很有意思,因此全都忙着张罗开来。我的小妹妹古丽拜德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


  “哥哥,哥哥,古丽娜孜姐也来吗?”她娇滴滴地说。我冷冷地道:


  “哎呦,来,别参合大人的事情,快去玩你的吧!”这才把她打发走了。我一夜难眠,时而眼前是古丽叶的倩影,时而眼前是古丽娜孜迷惑的脸庞。我在梦幻中一一比较着她俩,也不知怎么搞的,结果对古丽叶的评价最高。在我看来,她似乎具备了所有人的美貌,仿佛人所具备的美好她都具备了似的。你瞧,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我也不知道啥时候闭上了眼睛,早晨惊醒来,照在山峰上的阳光,早已射进了我的窗口。我一看表,已经快八点钟了。我急忙起床,穿上新衣,洗漱装束。


  我又看了一遍家人准备的情况,这才感觉放心了。到了十点钟,邀请的客人陆续来了。古丽娜孜也和其他客人一样准时来了。我把客人领进了准备好的餐厅。我为了知晓古丽娜孜心里在想什么,便偷偷地瞅了一眼她的精神状况。但没发现她有任何异常。她和其他客人一样笑容可掬。


  我给每位客人沏上热茶,已经过了半个小时。只有古丽叶还没到。我有些着急了:“她是不是对我说假话了?一定来……”我就这样自我安慰着。忽然听到敲门声。我的心跳加快,一阵兴奋。随着“请进”的声音,门开了,进来一位头发花白、四十五岁左右的女人。


  客人们全都站起来,向她施礼问候。我诧异地望着这位不速之客。


  “这是翟布尔江家吗,我好不容易才找来,我叫古丽叶……”


  你瞧,这正是我每天在电话里听到的声音。我旋即头晕目眩,眼前发黑。也听不到在场人们嘲讽的笑声。在我面前,仿佛凝固着古丽娜孜似笑非笑地注视我的脸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