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南园里访叶朗

2016-10-12 02:23|作者: 吴重生|编辑:夏雨雪|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吴重生

叶朗先生曾经说过: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境界,就意味着他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告别燕南园56号,不经意间,见叶朗先生站在院门口微笑着向我挥手,那紫红色的T恤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MAIN201610120819000184238441885.jpg

叶朗先生近照

 

久闻美学家叶朗先生大名,得见真容,是今年夏天的一个午后。叶朗先生是知名文化学者,曾同时兼任北京大学哲学系、艺术学系、宗教学系系主任,现为北京大学哲学社会科学资深教授。

对于燕南园,我是久闻其名,而未见其实。手拿写有门牌号码的小纸条,像个迷路的书童一般,一路探寻。步入燕南园,但见绿树成荫,草坪茵茵,园中有院,山石相迎,真使人疑心是到了江南某地的郊外。

燕南楼56号现为北大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也是叶朗先生办公的地方。院里有槐树、枫树、樱花树,还有很多花:牡丹、芍药、白桃花、玉兰花、海棠花……靠近房屋处植有许多绿竹。牡丹的高贵,芍药的热烈,海棠的蓬勃以及芭蕉的清雅,使整个院子时时弥漫着生机和活力。飞檐斗拱的中式建筑,庄重、大气。室内走廊覆有透明的玻璃地板,地板下可看数尾红鲤鱼在水中游弋。天井上方为弧形玻璃罩,因此采光极好,使室内不开灯也显得很明亮。室内摆设均为红木家具,书桌、画桌、会议桌、圆椅、方椅、屏风等一应俱全。书柜上整齐地摆放着《道藏》《乾隆大藏经》《全宋文》等成套图书。

我去拜访的时候,叶朗先生刚从洛阳龙门石窟特窟看经寺参观返京。看经寺的罗汉极有特色,多少年一直未对公众开放。“这些罗汉像让我很受启发,倘有机会,我想做一些研究。”叶朗说。

叶朗名如其人,他性格爽朗,身体健朗。虽已年近八旬,然面色红润,精神饱满,说话中气十足。叶先生老家浙江衢州,和我的老家金华毗邻,新中国成立后曾一度合并为一个行政区。聊起关于家乡的话题,叶朗显得很动情。他说,因为工作关系,他已有好多年没回衢州了。几年前衢州一中校庆时回去过一趟,也是来去匆匆,因为手头的工作实在太多了,一些国家级的学术课题,都有严格的时间计划,需要先生亲力亲为。

去年夏天,我有幸从北大一位老师处借得一本名为《美在意象》的书,该书共55万余字,是叶朗半个世纪以来美学研究成果的一个概括和总结。因为厚达500多页,不方便携带。干脆置于家中餐桌右侧之橱柜,成了我们一家人的餐后必读书。因此,我与叶朗先生虽是初见,但并不陌生,话题多围绕他的美学理念而展开。

叶朗和国内学者界的朋友一起,用了25年时间,编写出版了关于中国美学和中国艺术的三大套书,一套是《中国历代美学文库》,收录自先秦至近代的具有美学意义和美学价值的重要论著和文章,涉及哲学、宗教、音乐、舞蹈、诗歌、书法、绘画、散文、小说、戏曲、园林、建筑、工艺、服饰、民俗、收藏等广泛领域,依据可靠版本,加以精心校勘和注释,共10卷19册,约1100万字。这是中国传统美学和中国传统文学艺术理论的一座巨型思想库、资料库。一套是《中国美学通史》,试图在已有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写出一部更具整体性和系统性的中国美学通史,勾勒出中国美学思想发展的内在脉络,呈现中国美学的基本精神、理论魅力和总体风貌。通史共8卷,350万字。一套是《中国艺术批评通史》,是一部填补空白的巨作,共7卷,320万字。

“我个人只做了倡议和一些组织的工作,这三大工程是全国学人共同努力的成果。”站在煌煌巨著的面前,“总编纂”叶朗谦虚地说。他治学严谨,惜时如金。每天7时起床,晚上11时休息,几乎全天都在工作。

1990年主编《中国历代美学文库》时,互联网尚未普及。为使工程顺利完成,他分别给100多位学者写信,诚邀他们加盟,每一封信都是叶朗先生手书,信纸上仿佛凝聚着他的体温和目光。受其真诚感召,学者们纷纷回信,表达赞赏和参与之意。于是叶朗再次给他们写信,敲定具体的细节,明确各自的分工,光约稿信就写了500多封。还先后组织了三次大规模的加工和删改。

燕南园里有许多名人故居,都是独门独院,各有天地。马寅初、周培源、汤用彤、冯友兰、向达、翦伯赞、朱光潜、侯仁之等大家都曾栖居于此。如今,叶朗先生选择在此举办美学沙龙。包括杨振宁、李政道、沈鹏、欧阳中石在内的各路名家都曾应邀来此,讨论艺术、科学、哲学、文化等各种话题。当斯时也,名家云集于院中,发表真知灼见于堂上,颇有兰亭雅集之遗风。

临别,叶朗先生取出两本书来,在扉页上认认真真地写下“叶朗奉赠”。一本是由李岚清先生作序、叶朗与朱良志教授合著的《中国文化读本》,还有一本是《文章选读》。

《中国文化读本》出版后,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亲笔致信叶朗:“这是一部有特色的介绍中国文化的力作,通过丰富翔实生动的材料,吸引世界人民把目光投向中国。对这本书的出版谨致祝贺……”《文章选读》以收录国内现当代作者的文章为主,共计77篇,涵盖古今中外不同文化背景下的名家名作,代表了世界经典文章的最高水平,每篇文章后都有叶朗的评注。被誉为“21世纪的《昭明文选》”“今文观止”。

中秋节前两天,我再访叶朗先生。叶先生告诉我,《中国文化读本》自2008年问世以来,已先后出版英文、韩文、阿拉伯文、日文、俄文、法文、德文和西班牙文等8个语种的译本。而其中文版本已重印20余次。叶朗说,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翻译是个大问题。《中国文化读本》的翻译就动用了方方面面的力量。

叶朗先生曾经说过:一个人有什么样的境界,就意味着他会过什么样的生活。告别燕南园56号,不经意间,见叶朗先生站在院门口微笑着向我挥手,那紫红色的T恤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

这天北京的天气真好,阳光明亮而温暖。


评论



悦读
肖复兴:北大荒的大年夜
文库
签约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