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越:我更喜欢具有中国文化底蕴的艺术品

2016-10-17 04:51|作者: 潘慧敏|编辑:夏雨雪|来源:雅昌艺术网

其实买艺术品是会上瘾的,对他来说并没有说要做收藏家这个概念,只是看到自己喜欢的艺术品就买,我印象中那时家里到处是古董,好像床底下也有,那个时候还小并不是喜欢,觉得这些东西好像很碍事又没有什么用,但现在回看觉得对我还是有一些影响。

       第十二届典亚艺博会于近日在香港圆满落幕,本次博览会的阵容和特展项目再次受到了参展商和藏家的行家及艺术爱好者到场参观广泛好评。在交易方面,不少画廊在VIP之夜就得到不俗的业绩。

20161013112853181_副本.jpg

常越与收藏家友人

 

20161013112924744.jpg

LUCIE CHANG FINE ARTS在典亚艺博会上展示的艺术品

 

    采访者:潘慧敏

  受访者:常越

 

  第十二届典亚艺博会于近日在香港圆满落幕,本次博览会的阵容和特展项目再次受到了参展商和藏家的行家及艺术爱好者到场参观广泛好评。在交易方面,不少画廊在VIP之夜就得到不俗的业绩。 藉此机会记者探访艺术市场最新动态,看看画廊主们看待都有哪些看法?因此采访了香港LUCIE CHANG FINE ARTS的主人常越。


  记者:请您先谈谈画廊的背景,为什么想到做画廊?


  常越:这个其实也是一个机缘,我当时并没有想要做画廊,当时只是想找一个空间,展示自己喜欢的一些作品,后来就觉得既然要做就得正规、专业一点,做着做着好像必须要做展览,做展览就要推艺术家便涉及到销售,就这样做成画廊了,蛮奇特的。Lucie Chang Fine Arts 于2011年在香港成立,画廊主要经营中国当代水墨和其他与传统文化相关的艺术。我们代理了30多位中外著名的当代艺术家作品,如:徐累、李津、向京、瞿广慈、阿海、方力均、蛙王、熊海等等。


  记者:您出生于收藏世家,家里的收藏主要是古玩,从小耳濡目染而自己却经营当代艺术的画廊?


  常越:我小时候家里并没有刻意要求去学什么,而且小孩子都比较叛逆,家里喜欢的自己反而不想去了解太多。后来也是一个机缘,突然觉得对展览好有兴趣,自发的去研究、学习,就觉得真的很好玩,就一头扎进来了。早期我一直学传统,后来读书时帮香港的大藏家管理藏品,他的藏品比较多样化,中西贯穿,有古董、有当代,东、西方的艺术品皆有。使我接触了很多不同国家的藏品,对每一方面都很有兴趣,后来产生自己策划展览的想法,就与艺穗会合作。艺穗会是一座百年历史建筑物,我很喜欢这个空间,于是策划了一个当代与古董的展览。展览题目为“古董也当代”穿插了佛像、瓷器,并同时放了一些当代的作品。当代跟古董的韵味比较相同的是当代水墨,于是我就找了一些气质相同的作品来展览。如果看我们画廊一些过往的展览,可能偏水墨的艺术家比较多一点,都是源于这个展览,一直跟这个气质比较合拍,就延续下去了。既然做了当代这个空间,我想尝试不同的方向,不会说限制只是做水墨或者是某一类的艺术品。


  记者:您日常帮助藏家管理艺术品,包括自己也有一定的收藏,综合这些因素促使您自己经营一个画廊?


  常越:这个有一定的影响,我选择的艺术家多数有一些传统根基和底蕴在其中,很多艺术家有这方面的背景,而且我觉得中国的艺术不管是当代还是传统,就算是当代的我们还是必须要有一个环境,因为我在国外生长时间比较长,这点很重要并且我也很在意。反而内地的一些画廊做得更前卫,更偏向西方。我觉得如果做中国的当代艺术,不是要做西方那种当代艺术,我更喜欢有中国底蕴的一些作品,它们更能代表中国的艺术家。


  今年的典亚艺博已经第12届,您是第几次参加典亚艺博?


  常越:第一届我就参加了,当时帮Rossi&Rossi做他们的助理。那时我在伦敦上学就知道他们是一个很好的古董商,他们专做藏传佛像的艺术品,我想学习一些东西,于是我写邮件向他们申请做典亚艺博会的助理,当印象很深刻的是当场全部售空。而且现在管理者也已经是第二代,很多地方值得我学习。其实我父辈并没有太多干涉,而且他们并不会,也没有太多经营古董,主要是收藏为主。我比较活跃,哥哥之前有开过古董店,但是我父亲没有,他只是喜欢,因为他从小有学画画,很喜欢艺术,因为一直在国外可能接触的相对比较容易一点就会买,其实买艺术品是会上瘾的。对他来说并没有说要做收藏家这个概念,只是看到自己喜欢的艺术品就买,我印象中那时家里到处是古董,好像床底下也有,那个时候还小并不是喜欢,觉得这些东西好像很碍事又没有什么用,但现在回看觉得对我还是有一些影响。


  我以当代的空间是第二次,之前曾经以古董人的身份参加过,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做古董店、做生意,只是给自己一个小目标,一年起码要做一件事情。当年一年做一个博览会,这个博览会并不是说为了要销售多少,只是我们今年想要主推介某一项。譬如今年去纽约、巴黎和伦敦买了一些新的器物,我就会做一本图录,算是对自己的一个记录。


  记者:这两年参加这个艺博会以后,感觉整个态势是什么样的发展趋势呢?


  常越:这个博览会的路线还是偏经典。我带的作品也会偏经典,与刚刚在深圳参加的艺博会带的作品是完全不一样,可以感觉到深圳展出的作品比较小清新,比较可爱一点。香港这边会有比较经典、传统,但也兼顾当代的作品,也是相对成熟比较有代表性的艺术家。


  古董那边我也有一些藏家群体,他们是会偏喜欢的,可能会更容易接受,更容易欣赏,更容易明白。如果是太过前卫他们一下接受不了,可能更适合这一个博览会的观众。


  记者:每一年销售的情况会是怎么样?您怎么看典亚艺博与苏富比同期开?您对古董板块的收藏一直会持续吗?


  常越:销售都还不错,我们这边也有销售。另外主要是借这样一个平台可以见一些老朋友,也可以认识一些新朋友。与苏富比同期开当然很好,对藏家来说很轻松,只需要楼上楼下走走都能兼顾。古董收藏一定会继续关注,我不会轻易离开艺术品,既然进来都不会离开。


  记者:每一年做各项收藏的比例怎么分,包括自己的经营如何去划分?


  常越:很难去划分,有的时候看到很喜欢的,稀有性是比较重要。如果碰到某个非常喜欢的东西,可能十年都碰不到同样的东西,我之前有销售过的古董的器物,现在经常会想要把它买回来。感觉会不太一样。


  记者:为什么销售出去又要买回来呢?


  常越:因为喜欢,再找不到更精美的。当代相对好,因为现在做当代是一手市场,跟艺术家拿作品,不会只有一件,至少会有两件,古董只要卖出一件就没有,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找到同样。这就是收藏古董与当代艺术品不一样的地方。


  记者:这次典亚艺博新加了一些版块,您怎么看这样的策略调整?


  常越:我认为会吸收一些新的观众,对整个博览会的人流会增加一些,而且显得更多元性,其实这个博览会更偏向于荷兰的TEFAF,更偏向于那种气氛、气质。因为TEFAF也都是顶级的古董,也有当代虽然不是最多,但却是超级顶级的。我们在这个行业里比较清楚哪一类、哪个级别的古董商,他们这边都是质量非常好的古董商,买东西相对比较放心,因为古董很难有稿水准的dealer,不像当代比较容易,作品基本上都是真的,古董相较复杂一些。主办方都会经过精心筛选才会发出邀请。这次参展的古董商中有专门经营最棒的青铜器,也有最棒的漆器,木器就是家具,他们的体量都不需要很大,但都比较精致。


  记者:谢谢!


评论



悦读
肖复兴:北大荒的大年夜
文库
签约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