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一声尖叫从林中飞出

2016-11-16 03:25|作者: 刘克胤|编辑:admin

刘克胤,男,湖南平江人,1967年5月生。1984年7月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干过技术,做过企业管理,出版新诗四部。近年亦爱旧体诗写作,成《新风》一辑。曾参加第二十四届青春诗会,获过若干次政府奖励。

 

当它被发现时

身上早已长满绿色的暗疮

看上去虽还算浑圆饱满

却全然不见秋日里的满脸红光

 

它曾吮吸足够的露水

也曾昂首挺胸面对面与风霜较量

可现在它甚至不敢想象

孤独的余生会是怎样一种境况

 

寒流即将南下

它再也无法承受哪怕一次轻微碰撞

除非神助  它肯定还得遭遇

更为严重的内伤

 

无名烈士墓前

 

这些在战争中死去的人

这些共用一个名字的人

一定噙着泪水

在黑暗中苦苦地等

他们的亲人

千里迢迢来寻找他们

早已遗失了的身份

 

 

雪白的刃

让本来战战兢兢的树木

吓出一身冷

 

坠落的鸟鸣

拼命抓着把柄

 

深夜,一声尖叫从林中飞出

 

今夜似乎有些特别

我走在林间

如同走进一口千年深潭

月光阴冷地照着

投下一些影子

若隐若现

风  抓住难得的清闲

趴在树上酣眠

林子里的其它主人

大概早已不堪疲惫

滑倒在了梦的边缘

我突然莫名其妙地感到

心中既烦乱又不安

但仍不相信有某种危险

隐藏其间

我定了定神

用手揉了揉双眼

旋又长长地伸了伸腰

打了个呵欠

正欲转身返回

“啊——”的一声尖叫从林中飞出

像是受了极大的惊吓

显得异常凄惨

令人毛骨悚然

 

假如城市不生长诗歌

 

假如城市不生长诗歌

穿城而去的河就不会那么快乐

河水当然不会停止流动

两岸的土地也不会因此干涸

 

假如城市不生长诗歌

沿街开放的鲜花就不会那么活泼

蜜蜂和蝴蝶当然不会视而不见

走在大街上的人们也不会因此放弃生活

 

假如城市不生长诗歌

时光飞逝就不会那么让人惊愕

月亮当然不会逃离轨道

浩瀚的星空也不会因此感到寂寞

 

但是  假如城市不生长诗歌

柳絮和雨丝就不会那么缠绵

甚至爱上那些陌生的过客

鸟儿当然也不会在林中

声情并茂  相互唱和

 

但是  假如城市不生长诗歌

晶莹剔透的雪花就不会像现在这样

翩翩起舞  悠然自得

结冰的路面当然也不会温馨提示

路面结冰  请谨慎通过

 

去教堂

 

这些年  追捧上帝者渐渐多了起来

不单是上了年纪的人

比如我父母亲

就是一些二十出头的人里边

也有不少特别虔诚

别看这些家伙平日

摆弄得什么都不太信

其实心里明白得很

这个世界上

上帝真的是好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也一脚踏进了教堂门

教堂比我想象的还要庄严肃穆

只是里面太阴森

我不知道那天上帝来没来

只看到一排一排座位上都是人

他们微微低着头

像是在祈祷  又像是在聆听

也有随意交谈的

声音比教堂外面的阳光还轻

 

看日出

 

等我赶到光明顶

几处观景点上都黑压压挤满了人

连一根针也插不进

来得稍晚的人

在外围转悠

心中怀着同样的兴奋

 

等待显得有些漫长

但谁也清楚此时的等待多么激动人心

太阳终于浮出云海

观景点上发出一片啊啊啊的欢呼声

多情的相机不再矜持

纷纷叫自家主人侧过身

尽量争分夺秒

选择一个最佳角度

与太阳合影

 

外围的人

无法看到日出那一幕

大多只是踮脚翘首表达那一刻的心情

通过观景点上热闹的人群

他们大致也推断出了日出

该是一个怎样壮丽的美景

 

  


作者简介:刘克胤,男,湖南平江人,1967年5月生。1984年7月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干过技术,出版新诗四部。近年亦爱旧体诗写作,成《新风》一辑。曾参加第二十四届青春诗会,获过若干次政府奖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