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乔诗十二首:朱门不拜平生愿,点勘离骚入酒壶

2016-10-21 07:27|作者: 东方乔|编辑:夏雨雪

吾乡位于太行深处,山环如城,水曲如带,村小而密,或悬挂于山坳,或蜿蜒于水滨。虽不及富庶之地,亦不似贫瘠之野,故其文风尤盛,运脉不绝,余岂敢稍忘忽之?诗人者多情,入诗则可;画人者情穠,入画亦可;不屑与诗画者,或为情殇,入梦亦无所不可。皆可谓有情之人。诗云:倒垂岸柳遶平沙,石筑山房三两家。晨煮炊烟生雨露,午添风味和野花。白云呵护青峰小,黄鸟逐晴春日斜。莫问来年生计事,门前流水带晚霞。

东方乔_副本2.jpg

 

       东方乔:河北冀南人,古代文学博士,天津师范大学文学院国学学者,中国古代散文学会会员,天津市书法家学会会员,新浪微博“乔木国学堂”主人,著有《国学闻见录》《学林传习录》等。

 

 

《春窗闲坐》

       清风一枕,万钱难买;北窗小寝,无人沉湎。余乃散人也,深得其中风月焉:数间明月,一片春光,两耳鸣鸠,满案文草,医国大药,肘后单方,付与新茶一瓯,老酒一壶已矣!诗云:

避名读书最升平,惟识文章不识兵。

烹雪竹炉温老酒,几人肯买北窗眀!

 

 

《丙申岁守夜》

       序曰:余籍隶燕赵,区近冀南,亦韩子退之慷慨悲歌之属耳。三十年来,奔走南北,仓皇东西;秦关之风,南海之日;燕山红枫,江隅白梅;岭南之雨,瀚海之月;太行之雪,衡岳之云;巴蜀之鸟,琼州之花,无一日不在耳目之中。故吾之吟,日与月报应,花与雪言笑,真与伪比邻,美舆丑骈聨!何也?人有南北,性无南北;物有东西,情无东西也。故心中何尝一日无风花,何尝一时无雪月?有无惟在一心者也。读者名士莫以此而惊心,勿因是而齿寒。知我者,或有其人,必得斯人!诗云:

读罢南华一卷书,丙申除夕煮酴酥。

卷帘听雪真男子,一笑花开大丈夫!

红影冲天烧竹爆,梅梢横月画桃符。

朱门不拜平生愿,点勘离骚入酒壶!

  

 

《海南七仙岭山居》

       仙人好山居,逸人好山居,余亦好山居。读书宜山居,其快意如右:尽揽山水之胜,一快也;时听晴鸟之啼,一快也;汲取烟霞之气,一快也;屏城市尘嚣,一快也;竹风拂面,芭蕉听雨,山花染衣,瀑布洗耳,一快也。

       海南保亭县曰七仙岭者,得山水之胜,俱四时之德,故其闻名遐迩。仙人可居,逸人宜居,俗懐之士亦多留连者也。余逢闲暇,亦多往之,借以山居,避尘俗于永日,撷秀句于几案,醉吟于青山白云之间,吾愿足矣。诗云:

鸟鸣天欲曙,酒醒意兴疎。

残月时明灭,涛声似有无。

风轻锄芍药,径痩割蘼芜。

转折前途远,目空逐野鳬。

 

 

《丙申上元灯节》

       正月十五,曰上元日,亦称灯节,以唐宋为盛,明清为余绪。

       自古凡俗一境,天人一理者也!斯日也,上天玉皇、帝后列仙,文曲武班,一聚南天门紫极宫,吹云拨雾,开眼啓齿,视察人间。并委派数辈大员,亲临神州,一探虚实:大凡风雷雨雪,丰歉飢荒,忠臣孝子,税收程课,秋后完粮,功名科考,教化农桑,狱讼明闇,民命民声,民听民愿,一在视事之列。

       故天下部院司道、州府县衙诸官员,扎彩蓬,筑高䑓,应天命,泯人怨,拱手垂裳,衣冠整饬,鱼贯而出,次第而坐,得及时行乐之趣;命妇良人,公子士女,倾城倾国,车载肩舆,酒雨醉风,与民同游,上下无间,贵贱无痕,与民同乐是者!造当下之势,天下太平之象见矣!

       典籍有载,吾百姓守礼爱名,持节有羲,黄昏稍后,倾家閤族,或观灯,或望月,或燃烛,或拜神,或忘贫怨,或忘忧患,或一睹父母官尊容为快!万民空巷,男女无防,势不可当也!吾泱泱大国,历代薪传,民风如斯,岂一醇厚、纯朴所能当也?余念及于此,或以哭当笑,或以笑当哭!何以言?何以言之?诗云:

上界天官巡按行,红唇绿袖管弦清。

齐天富贵三千里,盖世恩光十万城。

春字长街连巷鼓,绣门灯火闹升平。

竹帘不卷多行乐,对月清吟坐到明。

 

 

《南渡江游记》

       海南多山水。山后有山,山魁曰五指山;水网密布,水总当以南渡江为最。日前,余乘兴游观,名不虚负也。江左有山,江右有陵;江左有村,江右有城;江左有炊烟,江右有酒垆;江左有花香,江右有鸟鸣;江左有歌吹,江右有箫笛;江左有道情,江右有梵呗;江左有云雨,江右有晴日;江左走道士,江右见高僧;山在云里,城在水中;人在画里,情在心中;如梦如幻,若醉若觉;吾化蝴蝶者也?蝴蝶化我者乎哉?耳目所触,慨叹无已。余幸甚,庄子不幸,故作乌有之乡;余幸甚,陶渊明不幸,假造桃源一文;余幸甚,王绩大不幸,虚构醉乡之记!盖不知天下有此境也。念及于此,故当有吟咏,方不负天地之造化也!梦耶?画耶?境耶?情耶?诗云:

杖藜行尽大江东,春色无边入梦中。

对客小窗天欲雨,沉香慢爇树无风。

不愁莺舌千般巧,却喜人情一脉通。

着雨花枝如有意,涛声浮动夕阳红。

 

 

《海南冬日久雨》

       海南无冬,乃霜雪不到之地,故其温暖长年,此常理也。奈何今冬久雨不晴,寒冷难当。气候异常如斯,亦多年不遇者也。春风失教,花神不临,诗心萎蘼,砚池不洗,无聊殊甚已矣!昂首鼓腹,长吁短吟,诗云:

几度寻诗梦不成,雨花寥落眼空明。

春风有足不登岸,十日还无一日晴。

 

 

《古砚吟》

       世多有力之人,性好收藏,或金银珠宝,或鼎彝书画,或眩耀于世,或秘不示人,皆以是为贵。余尝言,藏金不如藏榖;藏榖不及藏书;藏书不及藏德;藏德不及藏名。藏名不及无所藏也。空空如也,乃葆天真。故吾平生身无长物,惟文房四寳须臾不可离也。虽美其寳名,惜乃凡品,贵人不屑,豪族不顾,并非入诗之料也。

       近日,朋友举一方古砚示余,或曰宋元端砚老坑故物也。形矩圆规,雕琢考究,或山水,或云烟,或星月,或雁影,细腻润泽,天然成纹;触手开雾,呵脗流云。故吟之云云。

雁阵穿云过,梦残影婆娑。

安澜平水满,旷日待研磨。

字瘦何须怨,名高自在和。

风清供几案,月碎落花多。

 

 

《探访黄腊梅》

       余在天津师范大学执教,有年矣,却不知劝学楼天井院内有数株黄腊梅在。前日,学生邀余同往探访。几树参差,数枝妆点;冰池照影,雪径闻香;一径蹊苔,三嗅清香;黄梅含苞,恨无人来。时值新年,余饶有诗兴,聊为贺辞,与师友分享,并祝佳节愉快。诗云:

墙角几株梅,何人手自栽。

横窗供客眼,瘦影助诗才。

淡似空中色,香従海上来。

风吹流水痕,一笑看花开。

          

 

《听雪》

       汤若士《牡丹亭序》云:“夫人之情,生而不可死,死而不可生者,皆非情之至者。”王百谷《元宵词》云:“侯家灯火贫家月,一样元宵两様看。”风味隽永,情之致也。琵琶必昭君,胡笳必文姬,吹弹风韵,不在异同,情则一也。

       啸风弄月,此曲只应天上有;茅斋草径,我辈岂是蓬蒿人?石生藤萝,墙衣薜荔,小窗竹帘,絶胜深山;雪满幽谷,明月映照,寒色相侵,诗苗燃烛,物外之情,尽为闲适。词坛之文将,文场之词臣,皆因一情字所成,亦为一情字所误。情何其深也!诗云:

薄暮开门欲雪天,山蒙水惨色生烟。

气严冻手停诗笔,寒往谁家认酒帘。

裁剪飞花天外种,补平世界再生缘。

何如谢女多才思,平日应当风日看。

 

 

《咏竹》

       岳麓书院,人才辈出,清中晚季,数两湖风流,以斯为盛。援径而上,清风浴目,白云过耳,花气染衣,山泉濯足,逆旅风尘尽销也。余初访于此,游犹不及,放心解怀,多有流连,其竹是也。一束一簇,凡头角出处者,脩身厉节,无不成材;微风徐来,天姿摇曳,独立不比,盖其志在青云耳。且世人以俗为嫌忌而爱其清,正士以气节为连类而善自养,若其是者,惟竹兼之,莫非君子之德乎?故吟之。

云遮蝉鸣动日光,花扶竹影入书窗。

才情不减秋桐节,身直何干桧柏刚。

独立平生休附势,微言颔首说炎凉。

身非大用无仿效,名位合须列庙堂。

 

 

《故园白岸吟》

       吾乡位于太行深处,山环如城,水曲如带,村小而密,或悬挂于山坳,或蜿蜒于水滨。虽不及富庶之地,亦不似贫瘠之野,故其文风尤盛,运脉不绝,余岂敢稍忘忽之?诗人者多情,入诗则可;画人者情穠,入画亦可;不屑与诗画者,或为情殇,入梦亦无所不可。皆可谓有情之人。诗云:

倒垂岸柳遶平沙,石筑山房三两家。

晨煮炊烟生雨露,午添风味和野花。

白云呵护青峰小,黄鸟逐晴春日斜。

莫问来年生计事,门前流水带晚霞。

 

 

《咏古柳》

       柳乃木族凡品,竪栽横卧,插土成䕃。诗人多有褒贬。或爱其多荫有情,或贬其枝叶轻佻。然唐人离别,总以灞桥折柳示惜别依依之情,一时成为风尚。余故乡多柳,有孳生,有娈生,有手植,有横出,故自成林。“坐久山头见,语多柳絮飞”。细柳轻嬝,老树扶疏。余爱柳,尤爱古柳,枝虬叶垂,皮暴骨立,人称枯柳。然厉经风疾雪摧,兵火劫烧,其志气不稍挫扼也。一旦日暖春来,依然枝条万千,緑叶纷纷。何也?自性风流,不可泯㓕者也,独立自在,昂然不覊,由来不以人意为懐!故而余爱古柳,诗云:

老干扶疏岁已遥,恩阴谪戍并渔樵。

弹冠执手悲离别,勒马折枝慰寂寥。

月冷蝉鸣星宿动,日沉鹊躁雨声销。

拂云粘絮风流惯,剪水作花暗过桥。


评论



悦读
肖复兴:北大荒的大年夜
文库
签约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