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一座桥(外八首)

2016-11-22 02:54|作者: 许新良|编辑:夏雨雪

只因为同一天穿上军装,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一根线串联了三年,在无法训练的雨天,我俩钻进被窝里,读着他女朋友写来的情书,咀嚼让人脸红的私密话,我的碗里总有他夹的红烧肉,他的碗里经常多一个荷包蛋。

4a1baea1tb7a364dfce88&690.jpg


家乡有座石拱桥

青石  双拱

总是以一种谦恭的姿态

承担着重任

脊背上都是爷爷的父亲

父亲的父亲和我父亲的脚印

以及我的小脚印

层层叠叠   十分厚重

 

石拱桥总是那样慈祥

用一双不变的眼神

注视着乡村  乡民

 

小时候  每天把我驮过河上学

散学  我们光着身子

在它的眼睑下摸螺丝  网小鱼

它总是笑逐颜开

秋旱  田间庄稼着火

它哭干了泪

把火浇灭

祈求有个好收成

 

远行的我  被它的视线牵着

我喜  我悲 

我哭  我笑   全知道

怕惊醒嫦娥玉兔

它总是悄悄走近我

驮着我奔越数千里

穿越几十年

 

 

夏日听蝉

 

清晨  树还在梦中

就被蝉声吵醒

风扶着树  摇摇晃晃

蝉哼着小曲  不停的嗤笑

 

中午  树被太阳点着了

炙烤得一动不动

风被吓跑了

蝉躲在臂弯下  十分狂躁

已完全没有了先前的优雅

也完全顾不了形象

脱下外套挂在树上

歇斯底里的嚎叫  知了  知了

现在 它明白树是它的依靠

 

 

  

 

山  养育着花草  树木

一大片森林

辛劳的汗水从眉间  脸颊流出

流向胸前   脚下

在历练中成熟   长大

身躯变得越来越粗壮

声音越来越洪亮

在汇入滚滚激流的那一刻

回头一望

说一句 我会回来的  再见

 

它腾云驾风而回

颤抖的拥抱着大山  哭泣

报答养育之恩

激动的所有山们落泪

太阳无颜   星光黯淡

 


   

      一

梧桐板着面黄肌瘦的脸

对蝉说   小声点

我很烦

      二

雁群逃离沉寂

舞动翅膀  只剪下一条蓝色披肩

南下

天上地上  一样景象

      三

橘子黄了

橘枝下  一条木凳   两个人

橘肥人瘦

都弯着腰

      四

蟹  腰大膀肥

街边   没有茴香豆

几杯粮食酒

醉红了天边

      五

浣纱的村姑

新添了衣裳

赤脚  试水

几朵白色水花

 


长满皱纹的老街

 

老街大多是木板加圆柱搭建的

一层或一层半  最高不过两层

五百米长的街道

没有地砖  没有水泥

黄泥夹杂卵石铺成的土路

繁华时  这里有粮酒铺  榨油坊

日用品  小吃把街道挤得满满当当

后来  一条新路从老街的背后经过

小商贩们喜新厌旧

一窝蜂簇拥着新路

老街饥寒交迫  渐渐老去

垂死的脸庞布满皱纹

偶尔有人经过

还能听到它微弱的气息

只有前面的那条小河

躺在它的脚下

静静地守候它一百多年

 

 

     

 

夏日的江滩凉爽

有风  把爱情都吹到了一起

一对恋人  光着脚

坐在裸露的江石上   嬉水

女孩手中的冰淇淋

吃一口   喂一口

甜腻了旁边的小女孩

一对中年夫妻  躺在沙滩上

男人枕着女人的腿

女人细心的挑扯男人的白发

一颗杨梅落入男人口中

酸歪了身旁的吉娃娃

白发老人牵着手

嘴唇微颤  不是在咀嚼什么

是在回味

因为   他们吃过早餐中餐和晚饭

味道已经平淡

唯有一道余辉照在他们身上

由近而远  最显颜色

 

江滩的爱情一样喜欢朦胧

夜光下  野蛮的生长

远看  是哑剧

近听  是话剧

只有专利   没有版权 

任人抄袭

 

 

女人的公园

 

商场的灯光  于男人有毒

浑身不适 不停的哈欠

钙质慢慢流失  乏力

梦游中的男人  挪不动双脚

商场的灯光

给女人放射的是苯丙胺和麻黄素

打了鸡血的女人  楼上楼下

每个角落扫荡一遍 

与商场的一只猫  悠然闲静

男人的讨好和奉承变得软弱无力

豪迈承诺编织的竹篮

把尊严碎了一地

男人被搁置在洗手间旁的吸烟室

或  寄存在商场咖啡屋

女人收获了一大堆东西

有时只有一条丝巾  一个发卡

甚至一无所获

 


微信朋友圈

 

一位三十年未见的同学

建了一个朋友圈

我被拉进了圈子

我看  我听

但我没有什么可说

 

圈子晒职业  晒家庭

晒工作  晒美食

也有晒情人的

但我没有可晒的

我不是蛟龙

是一条冷水泥鳅

晒热了  偶尔  伸出头

换口空气

 

圈子里总有活跃的几个人

讲一些灰色的故事和黄色的段子

群主发了个红包

我忍不住浮出了水面

捡到了一毛一分钱

群主乐了   点名成功

 

 

走散的不只怀念

   

只因为同一天穿上军装

同一个连队同一个班

一根线串联了三年

在无法训练的雨天

我俩钻进被窝里

读着他女朋友写来的情书

咀嚼让人脸红的私密话

我的碗里总有他夹的红烧肉

他的碗里经常多一个荷包蛋

 

在脱下军装的当天

他的泪水把我的池塘涨满

一个用力就出现了管涌

他乘机把钢枪插的铮亮

在离别的日子里

一天一个电话

聊不完的废话

记不起在哪一天废话变成了你问我答

之后  废话越来越少

之后  废话没有了

节日里  我欲拨通他的号码

不知他的第一句话会否问  你是谁

望着星空

我看到他离我越走越远

跟一些人越走越近

我也是这样

但我相信  我的咳嗽他听得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