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丽宏:疼痛的时光(组诗)

2016-11-28 05:53|作者: 赵丽宏|编辑:夏雨雪

当世界轰然显身时,我又变成一个稚童,面对着汹涌的清流,囊中空空如洗,所有的沉积和蓄藏,都已倾弃。回到蒙昧的时光吧,我可以重新打量世界,也让世界慢慢认识我。

162713.jpg

赵丽宏:中国作协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散文学会副会长、上海作协副主席、《上海文学》杂志社社长。著有散文集、诗集、报告文学集等七十余部。


疼痛

无须利刃割戳

不用棍棒击打

那些疼痛的瞬间

如闪电划过夜空

尖利的刺激直锥心肺

却看不见一滴血

甚至

找不到半丝微痕

说不清何处受伤

却痛彻每一寸肌肤

从裸露的脸面

一直到隐蔽的脏腑

……

有时一阵清风掠过

也会刺痛骨髓

有时

被一双眼睛凝视

也会如焊火灼烤

有时

轻轻一声追问

也会像芒刺在背

……

我时常被疼痛袭扰

却并不因此恐惧

生者如此脆弱

可悲的是生命的麻木

如果消失了疼痛的感觉

那还不如

一段枯枝

一块冰冻的岩石

即便是一棵芒草

被狂风折断也会流泪

即便是一枝芦苇

被暴雨蹂躏也会呻吟



变身

我一次又一次

被谋杀

在我的诗行中

在我遗散的文字里

我从来路上

捡拾起自己的文字

那些蒙尘的残片中

找不到当初的气息

自信的誓言

忐忑的疑问

都不像我的声音

笑靥

泪光

叹息

只是模糊的瘢痕

……

我像一个溺水者

在浓稠的暗流里

挣扎,抽搐,窒息

伸出水面的手掌

如逆流而下的断枝

在漩涡中颤抖

我听见自己的呼喊

撕心裂肺却静默无声

……

树干搁浅时

看漩涡一个个远去

满脸皱纹中

爆出青青嫩枝

回头期待

扑面而来的急流

却发现蓝色的火焰

簇拥着冰山

看黑夜伴随黎明

听春风跟随寒冬

静默

静默

静默

……

当世界轰然显身时

我又变成一个稚童

面对着汹涌的清流

囊中空空如洗

所有的沉积和蓄藏

都已倾弃

回到蒙昧的时光吧

我可以重新打量世界

也让世界慢慢认识我



移植

抓住茎叶 拔出须根

从最初的生穴

移到陌生之地

把远古的胚芽

移植进现代头脑

萌发出茂密的枝叶

繁繁复复 轰轰烈烈

如观音的一千只手

蝙蝠的一万对翅膀

向天空招摇伸展

人间的欲念

喷绽成奇幻之花

暗黑的蕊 晶莹的瓣

花气中交织着神秘呼吸

陈腐的幽馨

辛苦的芳菲

压抑千古的沉香

在视线和嗅觉的天地里

爆炸

落定的尘埃中

绽开一朵迟放的蓓蕾

花如人面含着诡异的笑

招来蜂蝶萦绕

却不见一叶轻羽降落

只闻一声叹息

哎,你不是

你不是今日之花



僭越

鱼在天花板上游动

风筝在浴缸里翩跹

帆船在山坡上飘行

雪花在火焰中舞蹈

鲜艳的婚床上

回荡着藏獒的咆哮

婴儿的摇篮里

晃荡着昏浊的老花眼镜

老鼠躲进了猫窝

麻雀占据了鹰巢

……

非分的侵占

无法成为永恒

即便你有一万把钥匙

打不开

那扇不属于你的房门

假如越窗而入

找不到立锥之地

地板如针毡

刺戳着惊惶的脚底

跳跃吧,奔跑吧

直到你筋疲力尽

……

竹篮盛不住水

网袋兜不住风

陌生的视线射不穿

层层设防的心



时间之箭

从虚无的暗黑中

不可阻挡地射过来

呼啸伴陪着沉默

飞驰紧随着凝滞

天地间一切都被它射穿

冰山变春水

森林变苗圃

人间的衰荣悲欢

被射成碎片漫天飞舞

如落叶追着秋风

耳畔呼呼有声

光斑飞动 由远而近

掠过眼帘时

以为能将它们捕捉

却一闪而过

遥远成天边的寒星




评论



悦读
肖复兴:北大荒的大年夜
文库
签约 |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