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园赏梅

2017-01-18 04:51|作者: 荆北|编辑:admin

江南之美,在于它四季都能醉人,哪怕是三九严寒也不乏诗情画意。走到此处,风声渐紧,雨点忽大,有阵阵梅香引人。于是我们收了雨伞,穿过一个石洞,拾级而上,登上天心亭避雨。站在亭中,凭栏赏景,只见烟雨空蒙中,有溪水凭高流下。溪水蜿蜒处,红梅初绽,绿萼欲飘,让人不禁想起北宋诗人林逋“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诗句。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这是卢梅坡赞美梅花的诗句,梅雪宛如一对情侣,相惜、相依、相恋、相通、相融、相映成趣而浑然一体。

梅花因其高尚的品格历来为文人称颂。唐代诗人李白在南京城南长干里写有“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从此“青梅竹马”之语名闻天下。宋代诗人王安石的《咏梅》中名句“遥知不是雪,唯有暗香来”家喻户晓,写尽了梅花默默绽放、暗香浮动之神韵。

欲赏梅花,无锡梅园是个好去处。她距无锡市区7公里,座落在西郊的东山、浒山和横山之间,与苏州邓蔚香雪海、余杭超山并称为江南三大赏梅胜地。梅园为著名民族工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以“为天下布芳香”的宗旨而建。此园倚山建园,背倚龙山翠屏,遥对太湖烟波,以梅饰山,近山远水,虚实相映,构成一幅天然图画。

2017年新年伊始,我终于踏进向往已久的无锡梅园。

因连续的阴雨,游人较少,信步穿行于梅园,迎着冷飕飕的风,密匝匝的雨,撑着雨伞,缓行在梅园小路上,虽有些凄清但也别有一番诗意。

进入公园深处,只有少部分梅树盛开,真是让人喜出望外!粉色的花如粉色的云彩,像一个个粉红色的梦,淡淡的,轻轻的,浪漫、亲切、甜蜜、温馨。玫红的花惊艳亮丽,姿态妖娆。绿萼梅基本都是花骨朵,鲜嫩的花苞密密麻麻,远远望去,犹如一片淡绿色的云雾,如梦如幻。真是美不胜收,让人流连忘返!

雨,实在是无情,时而像沙粒,时而似细针,卷着那飘忽不定的风从四面八方袭击梅花。那坚韧的梅花花瓣上浸着沉重的雨滴,拼命地卷缩着身子,顽强地抗拒着风和雨。

拾级而上,那三层八角形的念劬塔,翼然临于浒山半腰的高地上。古木幽静的诵豳堂、飞檐朱栏的清芬轩……掩藏在群绿丛中。老藤、古柏、奇山,点缀在山野坡上,清泉、潭水、溪流,动感地写活了园景。处处凸现出人文景观与山野情趣的和谐结合,展示着梅园的不俗风骨。花溪、石圃、影壁,让山野之趣更雅;草坪、风车、名花,让园林之味更浓。

梅园的梅花名不虚传,数量多、品种也多。最引人注目的是名为“俏美人”的梅花,亭亭一株立于眼前,鲜红的花朵绽放在或青或褐的枝条上,宛如一位红妆女子俏生生地微笑。细细的雨丝打在上面,好似在花瓣上抹了一层油,使花瓣红得更加鲜艳夺目。游人们冒着细雨在梅花间摄影留念,笑脸和梅花相映成辉。

我凝视它,它好像也深深留意着我。我摆动它,它就微微摇曳着倩影。就算我吸一口气,它也送我了一缕淡香!啊!它如此真诚!它又这样多情!片片花瓣娇艳欲滴!娇弱身形微微颤抖!我心底里一次次叫它:梅花!梅花!它好像没有听到?我出声叫它:梅花!梅花!它还是没听见?但就在我转身的一刹那,它似乎听懂了,忽然绚烂至极。我和它在交流,还是它在与我沟通?是它在望我,还是我在赏它?

走得累了,便可到专门供游人休息的地方小坐,一杯清茶、几样小点心,谈笑风生,所谓偷得浮生半日闲也不过如此。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的词道尽了梅花的独守孤寂而不随世俗的高雅品格。“飞雪迎春到,风雨送春归。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毛泽东的词从另一个角度赞美了梅花不畏风雨,不争春色,默默的奉献自己的高尚情操。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若是漫步在在黄昏的月光下,阵阵清香浮动,不觉寒意顿消。“梅花开尽百花开,过尽行人君不来。不趁青梅尝煮酒,要看细雨熟黄梅。”历朝各代的诗人对梅花赞美的诗词,不管是艳阳高照的正午,或是细雨霏霏的黄昏,读来无不觉得清新怡然,深知梅花在百花中所独具的魅力,因此更是爱之愈切。

沿山道往上至半山间的赏梅亭,俯瞰山下,山坡上的梅花错落有致,梅园中人影蠕动。小小的花朵似乎不受半点尘埃的侵染,宛若悄然飘落凡尘的仙子,真正是冰肌玉骨。你若拿俗常的桃花、杏花和她们对照,越发显得梅花的脱俗。置身花下,你会被随之而来的清幽的芳馨环绕,使你立刻想到“暗香浮动”。梅花的香气不像梨花、水仙花那样肥硕袭人,她若有若无,清逸幽雅,它是那么婉约和内敛。观赏梅的枝干,姿态极美,有的疏影横斜,有的奇崛突兀,有的苍劲朴拙,有的狂放洒脱。怪不得古人说“梅以形势为第一”。

梅花能在“岁寒三友”中位排名第一,在“花中四君子”中位列首席,我猜想,与它孤芳自赏、淡泊名利的性情有关。梅花从不贪求春的温馨与抚慰,从不羡慕秋的丰足与明灿,甚至无所谓绿叶的帮扶与映衬,敢于舍弃、敢于独立,敢于在百花沉睡时放情一笑,让观赏者细细感悟世间的得与失,荣与辱,其内蕴自然是妙不可言。冬游山水,与枝干遒劲的梅枝近距离接触,品味清香与风雪牵手的感觉往往诗意连连。怒放的梅花与晨昏的雪景相映成趣,游程每每便增添几分情怀。尽管那时归雁还远在千里,赏梅人的心中早已是春光四溢。

江南之美,在于它四季都能醉人,哪怕是三九严寒也不乏诗情画意。走到此处,风声渐紧,雨点忽大,有阵阵梅香引人。于是我们收了雨伞,穿过一个石洞,拾级而上,登上天心亭避雨。站在亭中,凭栏赏景,只见烟雨空蒙中,有溪水凭高流下。溪水蜿蜒处,红梅初绽,绿萼欲飘,让人不禁想起北宋诗人林逋“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诗句。远处溪流之上有座野桥,流水淙淙里,让人仿佛体悟到《三国演义》中,诸葛亮的老岳父黄承彦正在风雪里,边走边吟唱着“纷纷鳞甲飞,顷刻遍宇宙。骑驴过小桥,独叹梅花瘦!”的意趣。

江南民间,人们拜女夷为百花之神。《淮南子》上说:“女夷鼓歌,以司天和,以长百谷,禽兽、草木”,人们还专拜南朝宋武帝的女儿寿阳公主为梅花神。传说,有一年的正月初七,公主在宫中赏梅,累了就在梅花树下睡去,有梅花恰巧落在她的前额上,并像烙印一样印出五瓣花纹,公主醒来,挥之不去。世人以为很美,以后宫女们模仿装扮,号为梅花妆。

而文人们则将北宋诗人林逋敬为梅神。林逋洁身自好,终身不做官,不娶妻。他隐居在杭州西子湖畔的孤山,种梅养鹤,人称“梅妻鹤子”。林逋酷爱梅花,一生写下大量咏梅诗句。如“吟怀长恨负芳时,为见梅花辄入诗”、“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撗枝”、“雪竹低翠,风梅落晚香”等,都是千古传唱的佳句。

梅花神、韵、姿、香俱佳,人们爱梅,也想知道,梅花源自何处?元代画家王冕曾专门写过一篇《梅花传》讲解梅花的身世。在王冕眼里,梅花不是俏佳人,而是美男子。其传曰:“先生姓梅,名华,字魁,不知何许人。或谓出炎帝,其先有以滋味干商,高宗乃召与语,大悦,曰:‘若作和羹,尔惟盐梅。’因食采邑于梅,赐以为氏,梅之有姓自此始……厥后累生叶,叶生萼,萼生蕊,蕊生华,是为先生……”据王冕这篇拟人化的《梅花传》,我国上古时,人们就认识了梅花。上古之时,梅花广泛的分布于我国南北各地。《山海经》说:“灵山……其木多桃李梅杏。”《诗经》“四月”诗曰:“山有佳卉,侯李侯梅。”根据史书的记载,梅花的大量人工栽培大约始于西汉初年。现在,随着人们的喜爱,梅花已经分布在大江南北,甚至北方严寒地区也能见到。

雨中赏梅,在这高洁的梅花丛里,在这幽香阵阵的香雪海中,我觉得自己的精神得到了提升,灵魂得到了净化。梅花在寒冬里绽放,在雨雪里抗争,多像不畏强权,傲骨铮铮,不惧世态炎凉的仁人志士;梅花冰心玉骨,高洁超然,多像坚贞自守,廉洁自律、清心雅骨、品格高尚的清官廉吏;梅花独标高格,率先迎春,多像一马当先、冲锋陷阵、英勇无畏的闯将猛士;梅花悄然绽放、幽香暗送,多像默默奉献、超凡脱俗、不慕虚荣的谦谦君子。“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忽然一夜清香发,散作乾坤万里春。”梅花是高洁的花,高尚的花。她坚强、坚韧、不畏艰难、百折不挠,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

梅思雪有如“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雪恋梅恰似“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意款款、情渐浓、意未尽、更牵情,真的是“风吹梅蕊笑,雪舞花枝俏,相约情浓处,妩媚尽妖娆”。瑞雪带雨几度春风浮动,梅花含春万种羞涩柔情。一个艳丽,一个灵动,一个妩媚,一个晶莹,一个红颜娇羞,一个千般风情,那两情相悦情真意浓的忘我情怀,好不让人敬仰赞叹而羡慕。

赏梅花有情,诵人间真爱,有如一首词中的精髓“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梅园赏梅,真的感悟到了“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这诗中真谛了。

2017年1月14日

作者简介:王继伟,笔名:荆北。河南省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至今已发表散文、诗歌、小说300余篇。多次在省市获奖,散文《青岛品海》2015年获首届华夏散文全国二等奖和散文《铜山湖畔桐花香》获第二届中华情全国散文诗歌大赛金奖。2016年散文《别样风荷别样情》第三届中国龙文学奖征文全国散文一等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