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艺术影院,是一种幸福 ——对话侯孝贤导演

2017-01-19 06:15|作者: 叶红梅|编辑:admin|来源:深圳特区报

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不一样,它的价值在那里,是不随时代变化而有不同的。就像一本很老的小说,一直都有人在看。其实新的数码时代对艺术片不全是坏事,比如说,胶片时代的艺术片得以数码化,得到更好地保存和传播,这就是新时代给艺术片带来的好处。

MAIN201701190853000019141493492.jpg

侯孝贤

作为光点的创办人,侯孝贤百忙之中偶尔也会来这里看场电影,会会朋友。巧合的是,记者在光点采访时,得悉侯导次日会在光点咖啡厅的VIP房会友。于是专程再往,守候两个多小时,在侯导会客完毕送别友人后冒昧“截访”,而超友善的侯导对于艺术影院的话题亦颇有谈兴,就站在廊道的楼梯边上,对记者说起了他的“光点”情缘。

艺术影院的想法来自欧洲

记:光点电影院的想法是怎么来的?

侯:光点电影院的整个概念是从欧洲来的。有一个特色,都是由有历史的建筑改的,这个概念也是欧洲艺术电影院的概念。人们在历史建筑中可以喝咖啡、可以看电影,放的电影都不是一般的商业片,而是艺术片。

有艺术影院就会有艺术片商

记:光点电影院每年都会举办不同主题的电影周,这些片子是您挑选的吗?

侯:不是我去选的,没有精神弄这个(笑)。是有一些片商他们自己会去想,因为有艺术影院了,他们就会去找一些不错的艺术片来放,会根据影评人的推介找片子,也会到各大电影节上去选,艺术片也便宜嘛。(笑)

假使没有艺术电影院,有些片子就不会进来,只有商业片能上映。现在是很多不同类型的片子都能进来,像最近正在上映的《癫父人生》,讲一个爸爸修补与女儿关系的故事,是德国片。以前没有艺术影院的时候,片商一定不会进这种片子,因为难挣钱嘛。

年轻人越早接触艺术片越好

记:由于新时代观影习惯的改变,多了看手机和电脑,电影院的观众人群在减少。那在您看来,艺术电影和艺术影院在这样一个时代,有什么样的价值?

侯: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不一样,它的价值在那里,是不随时代变化而有不同的。就像一本很老的小说,一直都有人在看。其实新的数码时代对艺术片不全是坏事,比如说,胶片时代的艺术片得以数码化,得到更好地保存和传播,这就是新时代给艺术片带来的好处。

观众是需要培养的,我们希望给年轻人更多的艺术选择,让他们有机会接触到不同类型的艺术电影,越早越好。

我少年时的艺术启蒙,也是从看电影开始的,在凤山镇,台湾南部的一个小镇上,各种电影都看。

对艺术影院应作文化考量

记:相比于北京、上海、香港等大都会,台北的艺术影院数量多且活跃,您怎么看这种现象?

侯:我感觉,这是台湾的幸福。

其实一个地方的艺术影院能够做出来,你对电影这件事情,把它当作文化事业的话,你会有这种考量。有艺术影院的存在,是很幸福的。你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电影,不是那种商业的电影。商业片的很多观念,其实不是那么好的,那跟艺术片是不一样的。

就像看小说一样,你也可以喜欢看武侠小说,可以喜欢看黑社会小说,什么样的小说都有,但你喜欢看的某种小说,可能对你的成长影响非常大。

记:在您看来,艺术片跟商业片的最大区别是什么?

侯:一个是专门想卖钱,一个是只想拍好的片子。(笑)

记:好的片子在您看来,又有哪几个特别核心的元素?

侯:就跟好的小说一样嘛,描写的是人文的、人的某种成长过程或者是社会的、本质的重要概念,或者是情感的部分,这是很重要的。每个社会不一样,但这些东西是基本不变的。



评论



悦读
肖复兴:北大荒的大年夜
文库
签约 |版权